文章选登
   
第二世界岛的未来
————战略地缘系列之美洲大陆(4)
时间:2012-11-14   来源:2012.8下   作者:白云居士

地缘政治大师麦金德将欧亚非大陆称为世界岛,一个决定世界格局的、最核心的、被大海包围的“岛”。他于1902年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发表的文章中,把地缘政治分析推广到全球角度。麦金德认为,地球由两部分构成。由欧洲,亚洲,非洲组成的世界岛,是世界最大、人口最多、最富饶的陆地组合。在它的边缘,有一系列相对孤立的大陆,如美洲,澳洲,日本及不列颠群岛。在世界岛的中央,是自伏尔加河到长江,自喜马拉雅山脉到北极的心脏地带。
麦金德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谁统治了东欧,谁就统治了大陆腹地;谁统治了大陆腹地,谁就统治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世界”。对于现代人来说,这句话显然有点不合情理,原因就在于,麦金德说这话的时候还是20世纪初,从他那个时代往前数几千年,整个世界的权力中心都一直在欧洲和亚洲的若干区域移动而从来没有偏移出去。而从那时起,这个世界最大的变化就是位于西半球的美国权力中心的崛起,尤其是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美国的工业生产占世界的一半,海军超过其它国家总和,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西半球是另一个决定人类世界格局的世界岛。那么当人类进入到21世纪后,这个半球将在未来的世界里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呢?
                                                       当西半球作为一个整体
我们往往比较在意美洲内部的政治分歧,比如我们所熟知的,以古巴和委内瑞拉为代表的反美主义。这个大洲,左翼势力更多地出现在我们的报纸和电视上,但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忽略了这么几点,首先不管是南美洲还是北美洲都是由来自欧洲的基督教人群所殖民和建立的,虽然有天主教和新教之别,有西班牙人、英国人、法国人之分,但毕竟是有相近的文化和感情源流;其次它们都是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革命风暴中独立出来的殖民地,大家几乎是同一期“毕业”的,独立后一起来面对欧洲老殖民帝国的虎视眈眈,而美国更是在自己羽翼初丰的时候就抛出了门罗主义,号召美洲的事美洲人管,对欧洲殖民势力的重新入侵起到了一定的排斥效果。美国还多次以中间人的角色调停过拉美地区多个国家的纠纷,也都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事实上,一概否认美洲人对美国的好感与信赖的一面也是不客观的,因此总的来说,反美思潮与亲美情绪都是美洲不可分割的现实。
接下来我们整体性的审视一下美洲作为一个大洲的实力地位,首先看面积,世界陆地总面积约1.49亿平方千米,扣除南极洲的1400万平方千米后,有人类定居的大陆面积为1.35亿平方千米,而南北美洲总共是接近4000多万平方千米,占有人居住大陆面积的30%;人口方面世界人口已经突破了70亿,而南北美洲人口合计超过了7亿人,也就是约占10%多。在经济方面,美洲的总的GDP约为20多万亿美元,约占世界的60万亿美元的接近1/3,比起其地理面积所占比例略高;就军事来说,美洲的军费占世界的一半,军力对世界其它地区享有巨大优势——当然,这基本都是出自美国。总的来看,美洲无愧于作为一个半球的称号,其人口、经济和资源都在世界上占有相当的分量。如果把欧亚非作为主导性的世界岛的话,西半球的美洲可以称为第二世界岛。
关于这个第二世界岛在新的世纪里将会怎样影响世界战略格局,我们先盘点下拉美地区相对于其它大洲的独特之处,笔者概括起来,最主要的特点集中在种族、文化和资源上。
民族与文化熔炉
我们常将美国称为民族的大熔炉,但实际上,由于美洲整体被发现较晚,相比于其它已经过几千年垦殖开发的地区——如东亚、东南亚、欧洲等,其人口密度低得多,开发程度也低得多。印第安人虽然很早就开始在这片大陆繁衍,但毕竟限于始终徘徊于石器时代的落后的技术和社会结构,其人口数量并不算多,拓殖的区域就广度和深度也有限,因而就人类整体而言,美洲更接近一个处女地,因此几百年里,从世界各地向美洲涌入了无数波的移民,这也导致美洲成为一个事实上的移民大陆,这使得美洲的民族心态比较开放,不太排外,对于各种思想相对包容,都和这个有关,这和那些积淀了千百年本土文化的文明古国是截然不同的。
当然笔者此前也有过略述,基于历史的复杂原因,南北美大陆的移民模式颇为不同,美洲最早的开拓者西班牙人以及葡萄牙人首先发现的是加勒比地区,并随后将重点放在了中南美,这里本身就有庞大的印加人和阿斯特克人的帝国,人口数量较大。而来这里的西班牙人多以皇室贵族、教会等上层为主导,更多地是打算在这里捞取财富和荣光后衣锦还乡,他们喜欢现成的奴工、黄金和温暖湿润的沃土,中南美洲无疑很适合他们。同时,他们并不介意和当地土著女人结合生子,而他们带来的非洲黑奴也同样加入到了这个混血的进程中,这个进程的结果以墨西哥和巴西最为典型,墨西哥90%的人口都是印欧混血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血人国家。而巴西也有接近一半的人口是混血,血统来自欧洲、印第安、非洲黑人、亚洲的日本、中国等等,是个无比复杂多样的各族人民的大熔炉。
相对的,北美则不为西班牙人所喜好,这里只有各种文明程度更低的彪悍印第安部落,尤其是靠近北部的部分更加苦寒荒僻,来到这里的移民主要来自英法德以及爱尔兰等,这些人是为了逃离宗教气息浓重、权贵横行的欧洲大陆,想到这里弄一块自己的土地过一种更自由的生活,他们很认真地维护着自己的人种和信仰的纯洁性,基本很少和异族通婚,因此几百年下来,如果说南美是一锅浓汤的话,北美就是一盘色拉。
展望未来,美洲就民族层面而言将向何处去呢?就北美来看,现在美国国内的跨族裔通婚也开始增多,现在每年新生婴儿中已经有超过1/10是跨族裔的混血婴儿。可以说,未来美国人将日益成为一个独立的族群,一个和他们的祖先差异越来越大的种族。
而对于南美,首先笔者要破除的一个常见错误,那就是所谓杂种优势。其实在人类社会范畴内,杂种并没有什么优势,相反劣势反而是一个更应该注意的问题。首先,根据很多不同机构的独立测算,人类智商较高的族群为东亚黄种人和欧美白种人,而较低的为太平洋土著、非洲黑人,美洲原印第安土著等。而如果是欧裔白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呢?这类混血平均智商大致是介于两者之间。当然,智商的一些差异并不能决定所有的事情,笔者也非种族歧视者,不过这至少说明,混血并非可以带来个人质素的优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混血族群的民族认同与历史积淀都处于迷茫混沌的状态,好处可以说是没有历史包袱,但坏处就是缺乏根基,一个民族不能背着太多的使命,但也不能没有使命感,南北美洲在独立后的发展道路也在一定程度反映了这个问题。
说到这里顺便说一下非洲,非洲作为曾经被欧洲白人经营近5个世纪的殖民地,民族融合却远不如美洲,这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事情。其中有气候的原因,中部非洲气候较为干热,旱季与雨季的划分也与温带地区差异太大,确实不太招人喜欢,而同时,非洲黑人生命力顽强但文明程度却很低,白人对于与他们通婚兴趣不大。几个世纪里,欧洲人来这里多是为了淘金,真正愿意在这里定居的却并不算多。唯一比较成气候的就是在南部非洲,当初这里的荷兰裔、英国裔移民算是逐步形成了较为成型的白人社区。但随着南非结束了种族隔离,黑人通过民选上台执政,开始了黑人通过权力左右社会财富分配的时代,但这个进程是明显失败的。对此,津巴布韦已经做出了表率,靠人多上台的黑人政权一系列荒谬的政策已经彻底毁灭了这个国家的经济,现在津巴布韦的通胀率已经高达百分之6万多,白人能逃的都已经逃离这个国家,如今南非也开始隐现这个局面的征兆。可以说,南部非洲的所谓彩虹世界的幻想已经破灭,与之相比,南美洲的局面可以说还是不错的,毕竟已经形成了较为融合的白人、混血人种以及印第安人和黑人等多种族裔较为平衡的局面。国家认同感也已经成熟。这为其未来的发展准备了较好的条件。
世界粮仓
现在世界的粮食供应而言,美洲是居于最重要的地位,它们的粮食产量并不是最高,但美洲在农业上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口密度低而可耕地面积充沛,从而带来发展农业的根本性的优势——人口少消耗少,那么可投入商品市场的粮食就比其它大洲都充沛。
美洲农业优势最典型的代表自然是美国,其每年出口粮食占世界的1/3以上,美国农业高度发达,农业人口已经降低到总人口的1/100的程度,在农业的扩张上很具弹性。而近年来,南美的农业也开始越来越引人注目,其中最重要的未来之星就是巴西。巴西粮食产量最高年份曾达8000万吨,2007年其大豆产量5100万吨,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就世界农业的未来而言,虽然随着一些国家政治社会趋于稳定,经济逐渐发展带来粮食的稳定增长,比如俄罗斯,苏联曾长期需要在国际上购买粮食贴补家用,但现在随着经济转入正规,如今的也是个粮食出口的重要国家,还有未来非洲有些有着丰富可开垦耕地的国家,如果能保持国内政治的稳定,采取良好的经济政策,也有希望为世界提供商品农产品。但是总的来看,美洲在这方面仍然是有着最大的潜力,美国现在就保留了大片的休耕土地,并且在提高单产上也未尽全力,这些都是可以随着世界粮食需求的增长而被调动起来。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等在扩大农业种植面积上也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如巴西,现有耕地大约50万平方千米,就已经具有如此强大的农业规模,而其具有开发成耕地潜力的潜在面积则足有二、三百万平方千米,所以如果世界产生这方面的强劲需求,巴西的粮食生产有可能取得进一步的巨大增长。当然,巴西的土地也不是只要潜在的都可以转化,比如对全球至关重要的雨林就不能随意垦殖成耕地,但剩下的数目也是极其巨大的。因此可以说,随着世界人口的继续增长和部分国家水土流失、农业条件恶化,未来人类可能的粮食危机很大程度上需要美洲地区来化解,未来的美洲作为世界商品粮粮仓的地位很可能会进一步强化。
世界矿场
在此前的文章中,笔者提到过近年来随着加拿大油砂、美国致密砂岩油、墨西哥湾深海油田、委内瑞拉重油以及巴西东南沿海的盐下石油等非常规石油资源的开采技术日益成熟,西半球在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上的地位迅速提高,已经改变了全球能源战略格局,未来美国以及美洲基本可以满足自身经济要求,从而取得战略上的主动权。
除了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外,如果看其它矿产资源,美洲也是相当给力,比如亚马逊热带雨林蕴藏的无尽物种资源,林木资源自不必说。铁矿石最著名的自然是巴西,但其实美国加拿大的铁矿也有不少,只不过不像巴西那样拥有如此高度聚集的富铁矿,其它各种矿产实在太多,这里只重点提几样比较关键的。
一个是钾矿和磷矿,氮磷钾是粮食作物的生长最重要的3种肥料,氮可以直接从大气中提取,钾肥和磷肥则需要采矿获得,而这两样北美都是重要供应者。加拿大的钾盐储量超过世界的一半,而巴西与美国则分列世界第五和第六位,不过钾盐在俄罗斯、白俄罗斯、德国等国都有很多,基本不会成为瓶颈。而磷矿资源则更为集中,世界第一的磷矿在摩洛哥,它提供了最主要的商业磷矿,第二的磷矿就在美国的佛罗里达,现在基本被美国人封存。当然,像铜矿、锂矿等等也都在美洲有巨大蕴藏,笔者就不一一赘述了,因为一个大洲能达到4000万平方千米的面积规模,那地底下的矿藏肯定会极其丰富的。而且其实矿产各个大洲都有很多,比如中国自己的矿产都极其丰富,如我们占绝对优势的稀土,规模巨大的煤炭,世界第一的钨矿等,但同时每个国家又不可能所有的矿产做到自给自足,因此除非是大宗资源,如粮食、能源、铁矿等,否则一般的矿产储备匮乏并不会对国家经济的发展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如日本战后的发展就很典型,其虽然极度匮乏自然资源,但充分利用世界市场解决资源问题,仍然取得了辉煌的经济成就。因此就国家发展成败而言,关键还是看整个国家是否采取了合适的体制合适的战略并坚定贯彻。
综上所述,基本上可以说,美洲在未来人类的基础产品的供应上会占据一个比现在更重要的位置,比如美国因为页岩气的开采,已经使得其国内石油化工产品重新勃兴并大量出口,甚至开始筹划出口液化天然气,结合加墨委巴等诸国的油气资源,西半球有可能成为一个可以和中东比肩的能源生产基地。而巴西等国家在农业上也正雄心勃勃地继续扩展耕地以在全球农业生产中占据更为强势的地位。资源的输出将使得美洲和世界经济更加融为一体,并提高其对世界的影响力。
世界试验田的未来
如果把美洲放在整个人类发展史的图景上看,可以说某种程度上,美洲作为人类的一块相对年轻的大陆,是人类的一块试验田。几百年来民族的各种融合、各种政治制度都在这里进行了检验,美洲真的可以说是上帝为人类预留的一块腾挪和试验的宝地,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么一块空旷的大陆,人类进入近代后将是怎样的逼仄与焦虑。当然,这也是最后一块。那么几百年下来,各种实验都进行的差不多了,有成功有失败,孰优孰劣逐渐呈现,那么在新的世纪这块试验田会如何呢?
在笔者看来,未来决定一个国家或一个区域发展成败最核心的会是国家制度、发展战略、民族文化,以及自然资源。在历史上,地理位置和资源等往往具有决定性影响,但现代社会物质和信息流动非常迅速,一个经济体的制度将具有越来越大的作用。人类社会在早期发展中出现过很多种不同的制度,那些不符合人性,不适合发展的逐渐被淘汰,尤其是随着人类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普遍都可以获取大量历史经验,那些明显不合理的东西可以更快地被察觉和摒弃。但是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是有社会惯性的,有些好的制度也不一定就能被完美的采纳,尤其是现在还处于专制统治之下的国家,其统治阶层必然排斥任何危及其独裁权力的制度,而这必然会阻挡整个民族走上更良性发展道路的可能。每个国家能在多大程度上克服本国的陈腐糟粕,并采纳、施行已经被证明更有效的经济和政治政策,将决定其在世界竞争中的优劣地位。这方面可以拿南美的阿根廷作为反例,这个曾经的富国由于一再采取错误政策,已经跌落到发展中国家的中游,现在又开始搞国有化排斥外资的老一套,注定其经济仍将在歧路上越走越远,这样空有肥沃的国土和丰富的资源却必将日益贫困。
说回到美洲,北美自不必说,其一直具有制度上的巨大优势,而南美国家在经历了二战后的很长时间的左倾政治尝试、进口替代的经济尝试等各种挣扎后,现在已经基本回归到一个相对理性的国家战略上,通过这几年的发展,南美的情况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而就文化而言,其实更关键的是整个民族在文化上的活力,而活力才能真正决定一个国家的力量,从这点上来说,美洲的情况还是不错的,作为一个不断有新移民涌入的大陆,肯定有不同的文明的碰撞,这至少决定了这里的社会形态不会过于封闭。而自然资源笔者放在最后,因为在全球化时代,只要能保持自己社会组织的高效和人口的高素质,那么即使资源并不丰富也不能阻碍你的发达富裕。当然,资源多仍然是个好事,不管是在能源还是粮食等方面把控了世界市场,无疑将大大加强该国的战略主动权。
因此总的来说,在21世纪里,西半球的地位会稳中有升,尤其是在欧亚大陆的老龄化加剧和文明的冲突蔓延的情况下,作为移民世界的美洲反而会显现出某种优势。当然,未来会如何,需要人类自己去展现。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刊例
主管单位: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  坦克专业情报网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技术支持:易海商洲
本网站登载所有信息版权为《坦克装甲车辆》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