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选登
   
中国海洋资源及战略价值盘点
时间:2012-08-28   来源: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2012.7   作者:影舞者

近些年来,海洋越来越吸引中国人的目光,一方面是因为来自东海和南海等战略方向与周边国家的海洋争端,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一种民族生存空间的压迫感,中国虽然面积比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稍大,但人口却是几倍乃至几十倍于他们,那么辽阔的海洋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喘息”和回旋空间。那么,中国到底有多大的海,这些海到底有多重要,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
中国有多大的海?
关于中国周边海洋权益的争夺,人们比较关心的一点就是资源问题,有种说法就是海洋就是个聚宝盆,那么中国的这个聚宝盆到底有多大,里面又有多少宝藏呢?
首先要先说一个并不那么让人兴奋的事情,那就是中国的聚宝盆在世界上属于比较小的一类。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领海并不大,是以其基准线向外延伸12海里,也就是接近20千米,这样算来,哪怕像中国这样海岸线长达1.8万千米的,领海也只有大约36万平方千米。因此就经济拓展空间来说,主要可供利用的资源都在专属经济区范围,也就是虽然不能像领海那样保有完全的政治经济权力,但其所有国拥有对这片海域的海洋资源的优先利用权。专属经济区以其基准线向外延伸200海里,也就是360多千米,如果你的领土是一个四周空旷的海岛,那么这个专属经济区就是一个半径200海里的圆圈,约有40万平方千米。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状态,当两个国家陆地距离比较近的时候,就要各自压缩这个距离,而一群小岛挤在一起,所占有的专属经济区并不比一个小岛大多少。因此虽然菲律宾有2万多个岛屿,但其总的专属经济区的面积也只是159万平方千米。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些拥有大量岛屿的国家确实可以占到很多便宜,这样的国家主要分为两类,要么是天生的岛国,如印尼,专属经济区达到了615万平方千米,再如密克罗尼西亚,也有300万平方千米;要么是当年大航海时代纵横全球的殖民帝国,如英国拥有大西洋上的阿森松岛、马岛、印度洋上的查戈斯群岛等领地,所以其专属经济区也有545万平方千米。除了岛国,那些国土面积广大而海岸线也足够长、足够开阔的国家,也会有很大的专属经济区,如俄罗斯拥有756万平方千米。当然,如果一个国家既有漫长开阔的海岸线又有很多海外岛屿,那就更是得天独厚了,海洋专属经济区面积世界第一的美国就是这类,其东西海岸都很开阔,而其海外还拥有从阿拉斯加到夏威夷、夸贾林、关岛等众多海外领地和岛屿,因此其专属经济区高达1217万多平方千米。
说回到中国,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中国的自然条件不太有利,因为中国大陆海岸线外,还有密布的第一和第二岛链。尤其是第一岛链,从日本列岛向南,经琉球、台湾、菲律宾,基本上完全屏蔽和挤压了中国大陆东向的海洋。假如当年大航海时代中国能把这个岛链占据,那么这将是一道天然的战略防波堤,为中国带来不可估量的战略利益。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如今这条岛链都不在我们控制之下,因此目前官方公布的我国专属经济区的纸面数据,只有300多万平方千米,看起来还算不错,但这是“九段线”这种最有利于中国的方式划分的,这个划分方式在当代想变为现实已经非常困难,因为最好的战略机遇期已经过去,现在坚持这个划分方法将遇到极其巨大的阻力和挑战。
二战刚结束时,南海周边国家要么还没独立,要么尚处于混乱的建国过程中,如越南人正在和法国殖民者干仗,马来西亚要等到1957年才宣布独立,而当时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已经作为二战最主要的几个战胜国之一,取得了联合国安理会席位,是世界几大国之一,有着虽然也不怎样但比周边小国要强的多的海军。而且当时中国与美英等国关系较好,确实有难得的战略机遇将周边的岛礁及海域尽可能地实际控制,因此1947年国民党内政部标定的地图上,中国的海域线几乎就是贴着南海周边的越南、马来亚和菲律宾等国的家门口划过去的。但是,中国的内战改变了这一切。
被美国及西方承认和支持的国民党政权逃到了台湾,在很长时间里是自顾不暇,接手中国大陆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则由于意外爆发的朝鲜战争而卷入了和西方世界的长期对抗,贫弱的国力和国土防御的战略又不足以支持一支远洋海军。因此在很长的时间里,中国海军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自己的海岸线,在远离海岸的方向上实在无力兼顾,没有资源也没有精力去经营南海诸岛。于是南海在一段时间里成了被大家遗忘的角落,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随着各新兴国家民族、国家意识的觉醒和强化,以及海洋石油资源的勘探,南海周边国家开始纷纷宣布对南海海域的主权要求,有些更是开始动手占据岛礁,从此中国离保有这些岛屿和海域的理想就越来越远了。因为虽然人类已经建立了一整套国际政治机制,但最有效的还是看实际控制,拿南海来说,现在我国经常会说这些海区是我国渔民自古以来的传统渔场或避风港,但这种说法起不了多大作用,因为越南菲律宾等国家的渔民肯定自古以来也少不了来这里打渔避风,真正决定一个海区的归属的,还是看现代国家概念建立后这些岛屿的实际占有在谁手里。因此很遗憾,中国已经错失良机,未来唯一可以达成此目标的其实只能是依靠武力。
事实上,现在由中国实际控制,不存在争议的海域,大约只有理论上的一半左右,也就一百多万平方千米,这虽然也算可观,但相对于中国960万平方千米的国土和13亿多的人口,就实在是有点寒碜了。这不但大大压缩了中国的海上战略空间,也使得未来可供勘探开发的海洋资源大打折扣。抛开理想主义,我们应该认识到,曾经的“九段线”划法,由于既没有实际占有的支持,也与二战后的海洋法不完全吻合,因此想实现难度极大。相对来讲更迫切的,是尽快找到办法解决钓鱼岛、黄岩岛和南海几个关键性岛礁的争端,但这几个岛屿牵涉到日本和东盟这两个对中国相当重要的外部战略因素,难度也不小。假如中国真的能将这些岛礁重新实际控制,那么专属经济区面积可以增大到超过200万平方千米,并获得更大的战略纵深。
海底到底有多少资源?
盘点了中国海洋空间的现状和可能,我们再来看下这些领海在自然资源上具有什么意义。首先自然是空间资源,我们知道,空间越开阔战略纵深越大,举例来说,假如我们控制的海区向外可以延伸200海里,那么就等于有接近400千米的距离为预警和防御提供时间。而如果这个方向再有一些外岛可以部署雷达、机场等防御设施,那么就更加稳固。中国由于台湾问题没有解决,钓鱼岛也处于争端之中,因此可以说在东海方向的防御纵深是远远不够的。而在南海方向上局面好些,因为中国已经比较牢固地控制了西沙群岛,这样结合海南岛,就保证了一个超过600千米的控制海区,而从这里往南到中国在南沙控制的几个岛礁,则还有一个500千米左右的缓冲空间。加之南海周边国家较为贫弱,可以说就保证国家安全而言,南海方向相对舒服一些。当然,还有个因素,那就是战略核潜艇的巡逻海区问题。我们知道,渤海、黄海乃至东海的水深都比较浅(渤海平均深度才十几米,黄海最深不过140米),海域又狭窄,并不适合战略核潜艇的战备巡逻,而如果穿越这些海区向东进入太平洋深处,则又必须穿越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和台湾所构成的岛链。这些岛链中的水道都较为狭窄,并有美日等国布设的水声设备监控,这对于中国技术尚在发展中的战略核潜艇而言是个困难而危险的任务。而南海就要好的多,这里水深可达千米,纵横机动的范围上千千米,从三亚出发马上就是广阔的毫无遮拦的海洋,是个相当不错的发射阵地。
而在自然资源方面,主要有这么几种,海产可能是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一个民族补充蛋白质和其它营养物质的很重要来源就在海上,这些年来,随着中国捕捞量的急剧增加,近海的渔场已经濒临枯竭,很多渔民不得依赖更远的海区,那么如果我国专属经济区足够大,就可以控制更多的渔业资源,避免很多与它国的摩擦。
不过海产还不是意义最重大的资源,能源作为一个国家经济的动力之源往往更具战略意义。就地质来讲,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几种能源在海底都有蕴藏,但我们首先可以把煤炭排除,因为煤炭在世界上分布广泛,并非稀缺资源,而且煤炭并不适应在海洋环境下作业。迄今为止,开采最为成熟的海洋资源是石油天然气,从岸边到浅海到深海,人类的工程技术日益精进,可以勘探开发的海洋面积日益扩大,现在连3000米深的海底的石油也能采出来。
中国现在海洋石油的开采主要还是局限于很靠岸的海区,如渤海、东海大陆架等。而在南海方向,很长时间以来,国内媒体都是采用一种很笼统的说法,那就是南海有石油,这些石油资源都属于中国,而这些石油正被周边国家偷采。但实际上,南海海域广大,地质复杂,绝不是一句话可以概括的。迄今为止,不管是中国还是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在南海的石油开采都是在大陆架,简单点说就是在靠岸的海域,中国现阶段已经发现了莺歌海盆地、琼东南盆地、珠江口盆地等油气地质构造。其实大部分就在珠江口和海南岛附近,而越南等国也一样,并未向深海推进的太远,迄今为止,周边国家在南海轰轰烈烈的石油勘探开发基本都没有进入中国的专属经济区,连九段线都没过。越南曾经在万安北油田越界,拉拢美国石油公司开采,但被中国给顶回去了。之所以呈现这种局面,一方面是因为南沙群岛海区是各方都在争夺的地区,谁率先进入这里开始实质性动作,都将激化矛盾并引来不止一方的对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代技术进行大陆架石油勘探开发已经较为成熟,而在深海海区则仍然是成本高、风险大,那么先采近海的石油自然是最佳选择。因此读者倒是不必担心中国南海的油被别人采光,那里的油基本还没怎么被动过呢,最关键的还是对专属经济区归属权的争夺。当然,事情都要未雨绸缪才不会临阵忙乱,中国对于南海的资源开发一直在做着周密的准备,很多读者都知道,前不久中国已经设计建造了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其最大作业水深3050米,钻井深度10000米;能抵御200年一遇的台风;另外还有代号“海洋石油201”的铺管平台,总长204.65米,宽39.20米,航速12节,储管能力达9000吨,作业水深范围15至3000米,这些技术装备都将对中国的深海石油生产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也就是说,在南海岛礁的争夺没有完结之前,中国具备成熟的深海石油钻探开采技术将占据战略主动权,未来可以逐步的将对南沙海域的勘探开发先行推进。
当然,还有一种能源资源值得提一下,那就是天然气水合物,俗称“可燃冰”,这种东西在海底有极其广泛的分布,储量极大,如果可以安全而低成本的开采,那将是远超过石油或天然气总储量的能源矿产。但可惜的是,现在人类虽然已经初步摸索出来几种可以把可燃冰开采出来的技术方法,但都既不安全也不经济,因此这种东西仍然暂时还不是一种现实的能源。当然,如果将来这种东西可以实现安全经济的开采,那么将对世界的能源格局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因为这种东西几乎只要有海的国家都或多或少拥有,而专属经济区广大的国家,不管是油气资源大国的美国、俄罗斯,还是如日本、印度这样的传统贫油国,都有储量巨大的可燃冰。就以中国来说,现在初步勘探出来的南海北部陆坡的可燃冰资源量达185亿吨油当量,相当于南海已探明的油气地质储备的6倍,而南海整个海区里的蕴藏量将更为巨大。虽然这只是地质资源量,但即使未来的可开采储量是这个的1/5,当这种资源可以像现在的石油或天然气那样稳定大规模的开采的时候,中国也将摆脱对外部石油的依赖,而获得巨大的战略安全和国力提升,当然,这一切都取决于那个技术上的“如果”。
     在金属与非金属矿产方面,海底则是个勘探多而开采少的聚宝盆,因为这些东西不像油气资源可以“抽”,而只能挖和采,那么就算发现了某种矿脉,如何提取上来都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尤其是很多资源都位于很深的海底,作业难度极大,这方面最著名的“明天的资源”就是锰结核,这种类似土豆形状的矿产聚合物散布在海底,虽然富含锰、铜、稀土等各种元素,被认为是陆地矿产的接替资源,可以说都被嚷嚷了几十年了。但至今仍仅仅是个理论上的资源。此外还有一些比较热门的概念,如海底热液矿等,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海洋大棋局
一个聚宝盆摆在这里,自然就会有很多人打主意。中国当年没能一劳永逸,现在就免不了要四面周旋了。中国现在的海洋战略受制于整个国家的大战略,而中国的地缘战略形势又是在世界上属于出了名的“坏”。看看世界级的强国,美国自不必说,独处安全的北美洲,英法德都扎堆儿在欧洲联盟里,印度的北面现实对手只有一个巴基斯坦,中国虽说和其有领土争端和竞争,但中间隔着一个青藏高原,而在印度的南面则是辽阔的印度洋。而中国呢,世界7个明确的核国家,除去自己,中国的周边就占了4个,21世纪的重要强国几乎就排布在四周: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此外还有中等强国韩国,穷兵黩武的北朝鲜,尚未统一的地区军事小强台湾,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区域是如此热闹,这错综复杂的强国格局必然会使得中国的战略复杂化。
因此,中国南部方向上的东盟就成为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东盟国家就国力而言都并不强,新加坡最发达,但弹丸小国成不了气候,印尼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但内部腐败落后,缅甸正被制裁,越南还在琢磨国家转型,可以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当这10个国家组织起来,就具有了相当大的政治能量,任何一个大国都不得不认真考虑它们的存在。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在未来必然仍会将美国作为最大的地缘战略竞争对手,日本、韩国以及台湾地区则必然会继续紧跟美国,这些都不可能有大的改变,而印度在其致力于扩张本国势力的过程中也不可能成为中国的盟友,而很可能保持一种既竞争但又互相克制,并在某些问题上合作的态度。一个国家是不能四面都是敌人的,因此中国的地缘战略现在有两个方向的突破口,一个是北方,中俄之间基于某些战略需要而走的比较近,一个是南方,东盟在过去一直试图在各强国之间谋求战略平衡,因此会比较倾向于在几大强国之间搞平衡,以保持自己在政治上的独立性,尤其是该组织中的缅甸还处在和西方的对抗之中,越南则和美国有着历史的纠葛。因此,中国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可以把这个方向作为一个战略缓冲和腾挪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面对南海海洋权益争夺的严峻局面时一直比较克制,这种立足长远的战略考量占了很大成分。如前所述,现在南海中国主张的划界之内并没有一般人想象中的那种大规模石油开采,这方面需求不算急迫,而在这里急于求成,动用武力的话,会招致这一地区的整体性的敌意,并将这个战略方向也彻底锁死,就战略得失而言并不划算。尤其是现在世界格局正在变局之中,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美国的“重返亚太”和“空海一体战”。在东南亚海域,美国正在强势布局,中国应对失当必将造成南向的战略局面也大大恶化。
当然,稳定和缓不等于不作为,前面说了,在现在这种局面下任何一方都不可能主动退让,只有军事手段才能给出一种确定的答案,那么中国这些年来一步步的研制和建造“神盾”舰、两栖舰,改装航母,修建深海石油平台等行动,就是为了在南海局势发生变化时可以跟上节奏。但是军事上的准备只能是最后刺出的矛尖,在这背后还需要有长期的战略布局。在这方面,19世纪末期德国宰相俾斯麦是一个很好的榜样,为了能够统一德国,普鲁士在他的领导下在欧洲列强之间纵横捭阖,每次出击都先在外交上孤立对手,先后击败丹麦、奥地利和法国,最终收获了设想的各种战略果实。中国在未来如果想战略破局,指望自己的军事实力可以压倒一切对手后再着手解决是不现实的,必须在战略上充分准备、灵巧腾挪,选择有限目标全力施为。这次上合峰会期间,中国继续强化和俄罗斯及中亚五国的战略合作,并大力寻找各方的共同话语,就是在大力优化在自己北方和西北方的战略局面,然后才能全力向南。当然,如果中国找到方法让西方世界保持中立甚至是支持,那么解决南海问题将会大大加快,不过这显然也有赖于中国国内的发展改革以及战略的成熟。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刊例
主管单位: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  坦克专业情报网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技术支持:易海商洲
本网站登载所有信息版权为《坦克装甲车辆》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