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选登
   
红色帝国的铁流印记
————坦克总师卡尔采夫见证苏联坦克发展(一)
时间:2012-08-28   来源:坦克装甲车辆2012.7上   作者:虎 啸

编者按:2012年7月21日是曾任苏联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520设计局(乌拉尔运输车辆制造设计局)总设计师、苏联国家奖获得者、技术科学副博士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卡尔采夫技术少将诞辰90周年。从本期开始,本刊将连载有关卡尔采夫回忆录中的精彩章节,介绍这位世界著名坦克设计大师亲身经历的重大历史事件,并以此勾勒苏联坦克工业发展的历史轨迹。
 
卡尔采夫生于1922年7月21日,1953年至1969年8月15日间担任苏联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坦克设计局(乌拉尔运输车辆制造设计局)总设计师。在他的领导下,该设计局研制出了多种坦克装甲车辆,其中包括T-54A坦克、T-54B坦克、T-55坦克、T-55A坦克、T-62坦克和T-62A坦克等世界著名坦克,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和好评。他为T-72坦克在20世纪下半叶问世、以及使T-72成为世界上最佳坦克之一奠定了基础。
毫无疑问,乌拉尔坦克制造流派是在1941~1945年苏联伟大的卫国战争期间创立,在战后艰难的环境中不断发展壮大。至今,该流派仍然是俄罗斯和世界坦克制造领域的领跑者,这也是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卡尔采夫这位世界著名坦克设计大师和他的继任者立下的巨大功勋。
精挑细选的优秀毕业生
 1941年9月,鉴于法西斯德国向苏联进犯,苏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组建坦克工业人民委员部,并决定扩大坦克生产。由于整个苏联欧洲部分面临德军的威胁,苏联国防委员会决定将位于这些地区的坦克企业迁往内地。研制T-34坦克的设计局连同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的全体员工于1941年秋天从哈尔科夫疏散到下塔吉尔的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该厂在很短的时间内有组织地全部转产著名的T-34坦克。从此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成为了苏联(俄罗斯)坦克主要的供应商。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厂就生产了T-34坦克约26 000辆。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莫洛佐夫率领的设计局在简化坦克部件和机构,提高技术工艺和减轻零部件重量,精简坦克的结构以便大规模生产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T-34坦克在生产过程中,根据部队的意见,设计师不断对其进行了完善。其中包括:加厚了炮塔装甲、炮塔旋转方式简化、配备了性能更优的瞄准镜、4档变速箱被5档变速箱取代、提高了发动机进气的清洁率,配置了燃油供给无级变速调节器等。从1944年开始对坦克进行了重大改进:安装口径为85毫米的火炮替代了原装的76毫米火炮。经过改进升级的坦克被称为为T-34-85。
第二次世界大战快结束时,设计局开始了T-54的原型T-44坦克的研制工作。而T-54坦克的研制和批量生产则是在二战后进行的。遗憾的是,开始批量生产的T-54坦克在结构设计上,特别是在可靠性方面出现了严重缺陷。装备第一生产批次T-54坦克的白俄罗斯军区向各级主管部门(直至苏共中央政治局)投诉。
为了保证对T-54坦克实施完全符合要求的结构改进,苏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将该型坦克的大批量生产时间推迟一年。因此,苏联3个主要坦克厂在1949年全年停止生产该型坦克。
T-54坦克在结构设计上存在缺陷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设计局的人员大幅减少。事实经过是这样的:随着1943年哈尔科夫的解放,疏散到下塔吉尔的共产国际工厂的许多专家返回原先的家园。其结果是,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设计局这个小字辈设计局的技术干部快速流失。在这种情况下,苏联部长会议在1949年决定从苏军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军事学院工程系调派15名毕业生到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设计局工作,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总设计师的卡尔采夫。
这批人员都是精挑细选的最优秀毕业生,其中大部分是尉级军官。年龄最小的只有25岁,年龄最长的是35岁。他们几乎都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主要是在技术岗位工作。来到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的这批年轻人表现都非常好,但是经过一年后,这批人中只留下了10人,2个人没有继续留在这个保密单位工作,被调派到部队任职,其中1人后来晋升为少将,1人晋升为上将。3个籍贯为莫斯科的人来到下塔吉尔是个误会:毕业分配时,领导对他们说,分配你们到位于莫斯科花园-苏哈列夫大街的设计局工作,实际上,这里是运输机械制造部的所在地,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就归属该部领导。因此,他们中2人不想离开首都莫斯科,报名进入学院研究生部继续深造,1个人被安排到运输机械制造部试验局工作。
抵达下塔吉尔的这批年轻人中的多数人被分配到设计局设计室工作,只有2个人分配到研究室工作。卡尔采夫被分在传动装置组,组长是T-34坦克传动装置的主要研制者之一、斯大林奖金获得者阿布拉姆·伊诺西福维奇·什帕伊赫列尔。
最初,分派给卡尔采夫他们的任务是分析计算T-54坦克的主要部件和机构,此前该设计局还没有人从事过此项工作。分配给卡尔采夫的首项任务是分析计算坦克的行星转向机构(PMP),他仅用2个星期就完成了这项任务。组长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这使卡尔采夫深受鼓舞,在完成此项任务的同时,他还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建议的内容是减少行星排行星齿轮的数量。这是因为他在分析计算后认为有4个滚珠轴承、2个行星齿轮、2个轴和几个较小的零件是可以精简的。精简这些多余的零件能减少制造行星转向机构的工作量,并节约成本。这项建议的经济效益是不容置疑的,于是这项建议立即被采纳,并进行了试验。卡尔采夫废寝忘食地工作,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摇臂通气口、增强发电机驱动、改善行星转向机构密封装置、以及其它完善传动装置单个组件等方面新结构的设计工作。
那时,卡尔采夫作为刚从事设计工作的新手,对任何工作都感兴趣。而且对设计局的工作环境非常满意,因为该设计局同事关系非常和谐,而且充满青春的朝气。卡尔采夫在工作中很快取得了好成绩,这也促进了他与设计组之间的良好关系。
1950年,设计局接到了在T-54 坦克底盘基础上研制装甲牵引抢救车的任务,后来该车被命名为BTS-2。该型牵引车由行动装置设计组研制缠绕和存放钢丝绳的绞盘,卡尔采夫所在组的任务是为绞盘研制驱动装置。驱动装置包括驱动器(摇臂)、减速器和安全离合器。经验丰富的设计师斯塔夫采夫被指派从事驱动器研制,减速器由经验丰富的设计师沙尔负责研制,而离合器的研制则由马佐和卡尔采夫2个年轻人承担,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使生产车间获得“额外”的资金收入。
1951年,设计局受领了2个钻机动力装置设计的任务:绞盘动力装置和泵动力装置(绞盘和泵本身是由其他企业制造的)。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的任务是,将配有发动机的电动装置安装到支架上,并将传动装置安装到绞盘和泵动力装置上。这项任务交由卡尔采夫和动力组的韦涅季克托夫承担,他们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顺利完成了任务。
卡尔采夫积极参与设计局的各项创新工作,他不断努力将自己的工作范围扩大到整个动力传动设计室,在此期间他遇到了在脾气秉性与他相似的韦涅季克托夫。通常他们俩在工厂里同进同出,被人们称为“一奶同胞”的兄弟。
卡尔采夫及其设计小组提出的合理化建议取得了明显的成果。这里举一些令人难忘的例子。
坦克冷却系统风扇有24个叶片,他们建议将叶片数量减少到18个。这似乎违反逻辑,但实践证明是可行的,这项建议不仅节约了成本,同时也提高了生产效率。
尤其令人难忘的是有关T-54坦克冷却系统加温锅的改进建议。在某种程度上设计人员对坦克加热器工作状况很少关注,卡尔采夫却从加温锅炉中冒出的黑烟看出了问题。他不喜欢加温锅的这种工作状况,决定搞清楚出现这种浓烟的来龙去脉。他仔细阅读了工厂图书馆收藏的空气动力学和燃烧式水锅炉结构设计方面的文献(其中包括科学院院士瑟罗米亚·特尼科夫的《蒸汽机车》和科学院院士切贝绍夫的博士学位论文《气体射流理论》)后坚信,加温锅炉的设计是低效的。该型加温锅在形状和布局上就像机车锅炉的缩小版复制品,炉膛容积和燃烧室容积的不足导致燃料燃烧不充分,燃料燃烧不充分形成的浓烟从排烟管中排出。这种不幸的设计方案甚至使坦克附件中出现了清理排烟管的“毛刷”。
更微妙的是,这样的结构设计是总设计师莫洛佐夫自己提出来的。他在童年时代与蒸汽机车动力装置亲密接触,他认为自己是“锅炉事业”方面的行家,“蒸汽机车”的锅炉结构最佳,没必要为坦克加温设计一个新结构的锅炉 。
卡尔采夫知道批评莫洛佐夫的设计思想会使他感到难堪的,但卡尔采夫韦涅季克托夫试图“挑战权威”,决定寻找锅炉的新设计方案。每天晚上他们在宿舍里工作,不久,就在从学院毕业时带来的绘图板上绘出新加温锅炉的设计图。新设计的加温锅炉无论在外形尺寸,还是在安装尺寸上都与原来的相同,但在结构上却有显著区别……加温锅炉加热管里面放置装满冷却液的圆筒,外筒由4根管组成,外筒同时也是内筒的固定件。由于这样的结构增大了燃烧室的空间,加长了燃料在锅炉内燃烧的过程,保证了燃料的充分燃烧。
不出所料,莫洛佐夫立即拒绝了这个设计方案,拒也不批准绘制生产图和制造试验样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决定采用“瞒天过海”之计。当时,设计局恰好刚出现了用铅笔描图纸绘制蓝图的方法。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找了几张使用过的废图纸,除了保留所有审批印章及其确认签名(包括莫洛佐夫的签名)外,擦掉模糊不清原图,绘制了新加温锅炉的图纸……然后,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把新设计的加工图纸送到试制车间制造出了产品,这就是新加温锅炉。
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与崔可夫试验员一起悄悄地进行了加温锅炉的台架试验:冷却水(液)被快速加热,而黑烟却消失了。新加温锅炉测试完成后,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来到莫洛佐夫面前承认“错误”。在听取了他们的解释后,莫洛佐夫微笑着批准他们“合法”地继续工作,但随即发出了禁止使用铅笔绘制蓝图的命令。
根据试验结果,新加温锅炉投入批量生产,而“毛刷”也永远从坦克的附件中消失。因为完成这项设计工作,卡尔采夫和韦涅季克托夫获得了奖金,用这笔奖金可以购买一台当时最高级的相机!
1951年11月,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总设计师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莫洛佐夫在克里姆林宫医院接受了胃溃疡手术。同年12月,已经痊愈的莫洛佐夫被任命为哈尔科夫运输机械制造厂总设计师。而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总设计师则由54岁的阿纳托利·瓦西里耶维奇·科列斯尼科夫继任。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他是哈尔科夫蒸汽机车厂总设计师、T-34坦克的研制者米哈依尔·伊里奇·科什金的副手。
卡尔采夫来到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时,科列斯尼科夫正主持领导T-54坦克的批量生产和改进升级工作,通常在莫洛佐夫不在时,由他代替莫洛佐夫主持工作。科列斯尼科夫毕业于苏军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军事学院,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领导人,斯大林奖金获得者。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的设计师们谁也没有想到在莫洛佐夫返回哈尔科夫后,能承担总设计师的职责人非科列斯尼科夫莫属。
1953年1月底,当时被任命为“地平线”坦克新型武器稳定器主任设计师的卡尔采夫,正忙着绘制动力缸液压油路图。突然总设计师秘书进入房间对卡尔采夫说,厂长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打电话让你过去。当时,卡尔采夫非常惊讶,因为他到工厂工作以来,还没有单独与厂长见过面,仅在通往工厂的路上见过一次:他中等身材、步态稳重、神色阴沉……
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从乌拉尔综合技术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二战前就担任了工厂的总工艺师。但由于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没有生产坦克的经验,所以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开始生产坦克后,由哈尔科夫来的人担任总工艺师,伊万·瓦西里耶维奇被任命为副总工艺师。战争末期奥库涅夫再次出任工厂总工艺师,战争结束后,他担任总工程师,并在1949年成为了厂长。据传闻,卡尔采夫知道他是意志坚强、有组织、沉默寡言、为人豪放的人,也是被大家评价为“看似威严但是平易近人的人”。
设计局设在办公楼的第四层,而厂长办公室设在二层。一分钟后卡尔采夫到了厂长办公室。进门后,卡尔采夫立即就注意到,办公室很小,在墙壁上也没有画像,办公桌上一张纸也没有。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看着卡尔采夫说:“你熟悉坦克吗?”卡尔采夫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大概懂。1942年我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坦克学校,在前线担任坦克机械师,战争结束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装甲兵学院,已在坦克设计局从事了4年设计工作。”
奥库涅夫说:“你的工作将是担任总设计师”。短暂停顿后,他继续说:“午餐后,你到我干部助理那里去一趟,拿一份公函,明天到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地区的党委去。”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与卡尔采夫的第一次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苏共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地区党委工业部主管格里亚兹诺夫接见了卡尔采夫。在交谈中,他询问了卡尔采夫的出身,并对卡尔采夫的社会关系进行了政治审查。卡尔采夫顺利通过了政治审查,拿到了格里亚兹诺夫开具的一份公函。当天晚上卡尔采夫回到家里,第二天把带回的公函交给了厂干部科负责人科瓦连科。一个星期后,科瓦连科打电话给卡尔采夫说:“你到莫斯科出差的手续办好了。请快到我这里拿这些手续和公函,必须亲自把它们送交给坦克制造总局(苏联运输机器制造部坦克制造总局)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库切连科局长。
卡尔采夫很了解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库切连科,他是很不错的人。在工作期间,卡尔采夫与他有几次接触。他是从乌拉尔机车车辆设计局出去的人,在战争年代他是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莫洛佐夫的副手,战争结束后,被任命为坦克制造总局总设计师。
1950年,苏联成立了全苏科学技术协会,时任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总工程师库切连科是全苏科学技术协会工厂分会主席,卡尔采夫被推举为科协坦克分部的秘书。卡尔采夫定期向他请示协会的工作计划、报告相关的文件等。通常情况下,每年卡尔采夫都会与库切连科见面,他是一个体贴和正派的人。看完卡尔采夫带来的公函,并询问了设计局的一些情况后,库切连科带卡尔采夫晋见了运输机器制造部副部长谢尔盖·涅斯捷罗维奇·马霍宁。这是卡尔采夫与马霍宁的第一次见面,但卡尔采夫已经听说了很多与他有关的事情。战前他是共产国际工厂柴油机处处长、技术检验处处长,战争期间担任车里雅宾斯克拖拉机厂总工程师。战争结束后,马霍宁回到哈尔科夫,成为了共产国际厂长。尔后担任坦克制造总局局长,后晋升副部长。有人说,他的个性和外貌与奥库涅夫相似。马霍宁在他的办公室接待了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库切连科和卡尔采夫。他仔细听完报告和介绍后说:“你们到部长那里去吧!”
当时的苏联运输机器制造部部长是尤里·叶夫根耶维奇·马克萨廖夫。他热情地接待了库切连科和卡尔采夫,并与他们就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和设计局的问题进行了亲切交谈。马克萨廖夫很熟悉工厂和设计局的情况,因为他在战争期间担任过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厂长(1942~1946年)。马克萨廖夫还熟悉和记得工厂的许多工人,能准确说出他们的特点。谈话中,库切连科建议,卡尔采夫更适合于从副总设计师开始干起,获得经验后,再担任总设计师。部长不同意这个想法,他说:我们要立即将他推到总设计师的位置上。
第二天,库切连科和卡尔采夫与马霍宁副部长一起到苏共中央委员会国防工业部部长伊万·德米特里耶维奇·谢尔宾那里去。进入办公室后,他们听到了极其刺耳的言辞,这是伊万·德米特里耶维奇·谢尔宾在电话里训斥人。他放下电话听筒后,还持续了一段时间骂娘的演说,不知他对什么事情非常不满意。对卡尔采夫来说,这一切是令人沮丧的,以前从未与这样高级别的党的官员交往,他的习惯思维是,在苏共中央委员会工作的应该是完美的人。此外,在卡尔采夫这样朴实的工人家庭里,在他的生活中从未听到过父亲一句骂娘的话。后来,卡尔采夫曾多次与谢尔宾部长碰面,也多次目睹他粗暴地待人,其中甚至包括国防工业部门的部长们。谈话结束后,卡尔采夫郁闷地离开了谢尔宾部长的办公室。很久以后,其谈话的内容及当时的情景卡尔采夫都淡忘了,而留在他心中的印象仍是沉重的。在返回的路上,卡尔采夫逐渐平定了自己的思绪。回到家里,他没有将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仍然在自己原先的工作岗位上,干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大约过了两三个星期,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奥库涅夫打电话对卡尔采夫说:“从明天起,你担任莫洛佐夫原来的职务。部里来了命令,任命你担任工厂总设计师”。就这样,在苏联最高领导人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总书记逝世前2天,1953年3月3日,对于卡尔采夫和他的许多同事均感到意外的任命正式下达了。卡尔采夫一次越过几个职务台阶,坐上了乌拉尔机车车辆制造厂坦克总设计师的“宝座”,从而为成就这位年轻有为的天才设计师创造了条件。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刊例
主管单位: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  坦克专业情报网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 技术支持:易海商洲
本网站登载所有信息版权为《坦克装甲车辆》杂志社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